咨询热线:400-822-2136
您正在使用IE6.0内核浏览器,为保障账户安全及页面效果,建议您升级IE

监管意见稿公布后,P2P平台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发布时间:2016-01-13 14:35:29 新联在线

      2015年的最后一个周一,对于P2P行业而言绝对是可以载入发展史册的一天。12月28日下午,由银监会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研究起草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正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管理办法苛责P2P行业面临诸多挑战


      由于《征求意见》并未对先前传得沸沸扬扬的准入资质、注册资本、股东背景等方面提出强制性要求,而是对网贷平台经营作业中的具体行为准则作出规定,因而乍看之下《征求意见》的监管尺度似乎稍显宽松了,更有不少业内人士称其为“不痛不痒”,但深究过后,便不难发现《征求意见》中暗藏的那些隐形门槛。


      首先,ICP许可证。《征求意见》第五条规定了涉及经营性电信业务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按照通信主管部门的相关规定申请相应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否则不得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但是,网贷平台申请ICP许可证却困难重重。笔者从相关中介处了解到,网贷平台办理ICP收费至少在45万,且办理难度大,交了钱能不能办下来还得另说。此前有顺利办理ICP的网贷平台,也都是在网站资质上动了手脚,伪装成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网站才申请下来。此外,还有诸如实缴注册资本1000万、相关验资报告、企业法人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证明公司信誉的有关材料等十余条硬性要求,网贷平台要想达标,还得花费不少功夫。


      其次,银行存管。根据《征求意见》第二十八条,网贷平台应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其实早在2015年7月《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文件中,央行就正式为P2P行业纳入了银行存管概念,此次在《征求意见》中被重申,监管层也算是用心良苦了。虽然银行存管概念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但截至目前,仅有不到百家的平台与银行签订了资金托管协议,其中进入实操阶段的平台更是只有寥寥几家。P2P行业与银行的托管合作进展缓慢,原因主要在于双方的顾虑。银行方面,虽然不用为P2P平台担责,不过只要达成合作,于市场而言就是一种变相的信用背书。因此,银行纵然有意布局P2P资金业务,但为了保全清誉,往往会以重重关口来筛选平台,考察范围涵盖资金实力、股东背景、业务模式、风控体系、核心数据(坏账率)等方面,P2P平台难保全部达标。平台方面的顾虑则在于成本,相比于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存管的成本要高出不少。且不说接入成功后的常规服务费、手续费、人工运维成本等。光是在准备阶段,平台就要支出不少额外成本。诸如部分银行提出的平台须存入一定金额的风险准备金,据称至少是千万级别;银行存管对平台系统的稳定性、账户的安全性有着极高的要求,不排除部分平台需要投入大笔资金对现有系统进行升级。


      市场更纯粹P2P平台仍有机会


      虽然《征求意见》中暗藏的门槛可能会让部分P2P平台折戟,但整体来看,监管的正面促进意义仍是大于消极影响的。P2P行业经历了三年的混乱繁殖,经历过无数次大雷小雷,近段时间又出现了EZB、DD集团这样的害群之马,P2P行业的乌烟瘴气亟待清扫,而细数《征求意见》中罗列的新规旧法,我们不难发现,监管其实是在为净化市场做准备。


      《征求意见》第十条所列举的12项禁止行为中,有两条是这么规定的:禁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发售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以及在法律法规和网络借贷有关监管规定之外,与其他机构投资、代理销售、推介、经纪等业务进行任何形式的混合、捆绑、代理。简单来说,P2P平台只能老老实实卖债权,不能混合搭售其他形态的金融产品。此前,业内屡现P2P平台转型一站式理财的例子,一方面是受到了野心的驱使,通过引入种类良多的金融产品,来扩大互联网金融事业版图,刻意弱化P2P平台标签,急于成为一站式理财平台,包括人人贷、积木盒子在内的多家大体量平台都有这种趋势。另一方面则是受到了来自资产端的压力,可供开发的优质信贷资产越来越少,为了避免投资人流失,平台就会同时出售其他类型金融产品。但《征求意见》以负面清单的形式禁止了P2P平台的这种混业经营行为,必然会对平台的发展造成一定影响,理财超市这条路走不通了,就只能精耕细作信贷资产市场了。至于眼下P2P行业普遍面临的国内优质资产开发难题,或可以通过跨境资产配置来解决。现阶段包括陆金所、宜信、新联在线、点融网在内的多家平台都开展了海外计划,除了点融网志在技术输出之外,其余三家平台都有意搭建跨境资产融通渠道。陆金所和宜信依靠平台本身的超大规模和强大背景,前者已经在对接以Lending Club等海外知名P2P企业,而后者早早就开展了海外资产配置计划;而新联在线在跨境资产的配置上也与陆金所依托海外机构的做法截然不同,作为国内最早涉足海外市场的P2P平台,截至当前,新联在线在柬埔寨、新加坡、台湾等地都开设了海外分部,牢牢地掌握了海外地区空白信贷资产市场开发的主动权。而根据有关消息显示,新联在线通过其联合创始人李国兴还与新加坡房地产企业Kingsland集团建立了协同合作关系,未来不排除会借助Kingsland集团的资金及资源,搭建更为高效的跨境桥梁,深耕海内外信贷资产市场。如此看来,《征求意见》虽然明令禁止P2P平台打造一站式理财平台,但也不意味着P2P平台会死于资产稀缺的困境中,海外渠道有望成为P2P平台在资产荒之下的角力点。况且上升到整个行业的发展层面来看,禁止一站式理财更有助于P2P行业竞争格局回归纯粹,并聚焦到最核心的信贷资产开发能力上,而P2P平台的机遇自然也蕴藏其中,未来的P2P行业将是考验资产实力的时代,而流量至上的日子将一去不返了。


      《征求意见》第十六条规定P2P平台不得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及其他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开展业务。在过去的几年间,市场对P2P行业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几乎都是默认的,不过早期P2P平台是通过线下发展资产端、寻找贷款需求。但随着行业的发展,线上获客成本不断攀升,平台便开始通过线下来招揽用户,最常见的方式即设立线下网点及开设体验店。但业内对这种线下发展资金端的模式褒贬不一,大多数人认为P2P平台通过线下团队开展业务、拉人头拉资金,违背了互联网金融的内涵。尤其是2015年年末EZB、DD的相继垮台,更是将线下理财业务的弊端暴露无遗。一方面,平台盲目扩张,大量建立线下团队,鼓吹做多得多,有传销之嫌。另一方面,线下理财的针对人群大多是不具备互联网契约精神、投资观念保守的中老年群体,扰乱了互联网金融的原生市场秩序。因此,从秩序重整和市场净化的角度来看,《征求意见》禁止P2P平台开展线下业务的意义是不可估量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