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客户端下载

  • 微信官方订阅号

咨询热线:400-996-8989
您正在使用IE6.0内核浏览器,为保障账户安全及页面效果,建议您升级IE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境外专区 > 正文

【FinTech課題】如何打造信任感?

发布时间:2017-04-28 17:39:13 新联在线


FinTech課題1〉如何打造信任感?

新聯在線:能做的都做了,
只等政府說Yes

 

     拆解新聯在線的金融服務模式,主要在推動個人民間資本進駐中小企業,透過債權轉讓與平台媒合的方式,讓借款人(特別是還沒資格從銀行借到錢的中小企業)用「擔保借款債權」的方式,提供3%~9%穩定年化報酬率,向個人募資。

     一方面創造更多個人理財產品的選擇;一方面則讓想借錢卻借不到錢的中小企業多一個正常籌資的管道。

     「這個模式很新,剛起步時常被誤認為是詐騙、吸金,」新聯在線總經理陳育澍不諱言說,當時,他K了很多書籍,並跟律師研究很多法律判決,確認債權轉讓的商業模式在台灣屬於合法方式,才決定進來這個市場。

     只是,當時台灣沒人做這樣的事,也對這樣的投資方式抱持高度警戒與懷疑。


新模式安全感怎麼建立?

     為了建立投資信任度,新聯在線第一步先與擁有評估風控能力的資融公司合作,對每一個債權案進行事前的評估工作;每個放上平台媒合的案子,也都要求提供質押擔保品,或擔保人需要出具擔保,甚至還要資融公司對於該筆項目進行再擔保。也就是說,如果借款人跑了、倒帳了,拿出案子的資融公司要負責吞下80%~100%的損失。

     第二步,則是不經手金流。陳育澍指出,所有金流都是透過玉山銀行代收代付,新聯在線不收受存款,也不放貸款,更不做先向大眾公開集資,然後再行轉投資或操作資金的行為,只單純媒合債權擁有者與債權受讓者進行債權讓與,避開一般人擔心平台收了錢、最後卻跑掉的疑慮。

     此外,新聯在線還引進電商七天審查期的制度,讓一時衝動下單的投資人有思考期、反悔期,「這些都是為了建立投資人的信任感,」陳育澍說。

     由於在平台上的案子,有時是一家海外開發商的建築借貸;有時是一家接了單的在地新創公司,卻苦於沒有足夠的資金生產;有時只是一家小企業的設備周轉金需求,債權案源來自海內外,借貸時間也從一個月到一年以上都有。

     為了展現做為一家線上P2P投融資媒合平台的誠意,新聯在線的第三步,則是跟會計師研究發票、稅務問題,確認海內外投資獲利該如何報稅、手續費又該如何開立發票等。由於模式太新了,竟然連國稅局內部也不知該怎麼做,只能讓新聯在線先依照現有稅務規定一步一步建立申報流程。

     從被質疑到現在,新聯在線營運P2P借貸的戰線已涵蓋新加坡、廣州、台灣與柬埔寨。截至去年7月,集團媒合總金額超過240億元,接下來還計畫進軍菲律賓、印尼跟澳洲。

     即使做到這樣的程度,新聯在線在台灣,還是只能低調營運,只因金管會對P2P借貸業務尚未明確表態。

     「我們只要一個名份!」陳育澍說,新聯在線是屬於改善資訊流的金融創新,現有台灣法規已經很完備了,只差政府點頭。

     如果將來等P2P借貸、投資的風氣更成熟,還能做到無擔保借貸的話,「希望政府能儘快通過新的信託法,讓我們把錢都能信託,確保更安全的交易環境。」

     創新過程都有風險,新聯在線小心踏出每一步,接下來還想跟金融機構合作建立亞洲中小企業民間借貸信評數據中心,往亞洲最值得信賴的融資綜合理財平台之路邁進。


FinTech課題2〉怎麼育成?
hiHedge:等不及了,
我要先到新加坡申請監理沙盒

     2017年元月中旬,當大家還在為台版金融監理沙盒草案內容該如何訂定,呈現拉鋸戰時,33歲的顧家祈,已經帶著他跟團隊研發出來的「AI期貨交易腦」飛到新加坡,準備跨國申請監理沙盒專案,幫自家產品一一釐清法規限制、檢驗交易安全。

     「等不及了!」會讓顧家祈這麼急切,不是沒有原因。

     顧家祈是金融新創公司hiHedge創辦人暨CEO,1984年生,頂著台大數學系、商學研究所高學歷光環創業,去年初打敗來自16個城市的300多個團隊,成為第一個進入新加坡FinTech加速器StartupBootcamp的台灣新創。誰也沒想到,當初創業時,他向國內金融業提案,卻被質疑無法通過法規限制;也曾數度被國內的天使創投拒於門外。

     一直到走進新加坡StartupBootcamp,才真正開始被看見,而顧家祈也因此看到不一樣的金融新創世界。

     hiHedge做的事其實很單純,就是「教機器學習投資」。主要透過「大數據資料庫」加上「深度學習」技術,利用演算法為期貨客戶提供投資建議與管理。不僅是提供期貨交易策略,hiHedge最不同的是,他的研發是以AI人工智慧為基礎,會不斷學習、修正的交易程式,就像是一個持續在進步、24小時都不用休息的「期貨交易腦」。


AI交易也需要專業證照?

     顧家祈形容,hiHedge就像是一家「AI交易員的學校」,AI因閱讀的資料不同,也會養成不同的交易習性,hiHedge的核心Knowhow就在於要幫每個交易腦做畢業考(把關),確認每個AI都有賺錢的本事。

     但是,問題來了!即使AI畢業了,不管是提供投資建議,或是幫忙投資組合管理,在現行法規下,都需要交易員、理財顧問具有相關金融執照,「你要每個AI都去考照嗎?」顧家祈問。

     這就是hiHedge從事金融創新最直接遇到的問題:主管機關如何認定、有沒有能力認定AI具備理解市場、可賺錢的能力?如何確認AI的風險意識,能符合法規所需?

     更別說,期貨市場本身就是個一秒定生死的超級大戰場,但是現階段台灣對自動跟單、自動交易系統還設有層層關卡,這些關節沒打通,想用金融科技做到機器人理財的創新應用,根本是只有三個字:不可能。

     所有的創新,都是在不可能找尋機會,誰走在前面、走得比較穩,成功機率就高一些。顧家祈在參加StartupBootcamp育成時,感受到新加坡對於FinTech新創的系統性扶植,「這裡有緊密的產業人脈、體系,打造出一個創業成功比例較高的環境。」顧家祈說,像是整合資源,讓新創業者只要專心做擅長的事,不用分心為行政工作一一打通關;或是從天使創投到A輪、B輪、C輪投資都有明確的專業指標跟要求,讓新創團隊具體知道目標在哪裡等。

     「清楚、明確、時時在溝通,」這是顧家祈對新加坡政府打造FinTech基地做法最直接的感受。

     像是去年新加坡制定監理沙盒過程,隨時都在整合產業及新創的意見,並且定期都會有新聞稿或E-mail通知進度;甚至針對不同的金融新創主題,整理了100個可以透過FinTech解決的問題、商機,讓有意跨進金融領域的新創有方向可循。

     而在公布監理沙盒法案時,規則、範例跟Q&A也同步有線上手冊。

     「FinTech在新加坡不是口號,而是真正產官學研傾全力支持的進行式,」顧家祈說,這也是為什麼,hiHedge等不及要選擇先去新加坡參加監理沙盒實驗,「在有系統、有規劃的條件檢驗下,讓hiHedge在研發AI期貨交易腦時,更知道如何配合政府法規、共同維護整體金融秩序的需求,才能走得比別人快一步。」


FinTech課題3〉金融如何國際化?
AMIS:發展區塊鏈技術,
最有機會國際化

     根據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的研究顯示:區塊鏈技術是繼蒸汽機、電力、資訊、網路科技後,最有望成為第五代革命浪潮的核心技術。

     不僅歐美國際性大銀行、技術公司結合成立R3聯盟,放眼亞洲地區,中國也積極成立區塊鏈研發中心,韓國則集合20多家金融相關業者,撥款26.5億美元要以區塊鏈聯盟打造亞洲金融技術中心,那麼台灣呢?

     「我們還卡在法規上,動也動不了!」台灣第一家商用區塊鏈平台公司AMIS帳聯網創辦人劉世偉難過地說。


產官學一起拚 市場會更大

     兩年前,劉世偉回台創業,當時他看好比特幣商機,創辦Maicoin要做結合比特幣與新台幣的數位錢包,但因缺乏銀行端支持,讓他萌生將資訊流與金流切開,自己專注以區塊鏈技術處理資訊流,另外將金流交由台灣金流系統負責。去年AMIS結合工研院、台大、政大的產學研究能量,更與國際新興的區塊鏈協定以太坊(Ethereum)合作,要打造一套專屬台灣的自有區塊鏈平台。

     劉世偉說,區塊鏈核心是一個全球性的分布式帳本,具有去中心化特性,不透過第三方機構,就能達到集體維護一個可靠數據庫的目標。

     看好AMIS的技術背景,目前包括富邦銀行、國泰世華銀行、兆豐銀、凱基銀、台新銀、中國信託銀行等,都參與合作開發區塊鏈的相關技術。無獨有偶,去年10月,央行管轄的財金公司也跳出來要搭建區塊鏈平台,讓國內47家銀行、票券公司等各類金融機構不分大小,都能將區塊鏈新技術擴大應用到金融服務層面。但問題是,三個月過去了,一直沒聽到下一步訊息。

     「在區塊鏈技術上,台灣並沒有落後,現在也是金融業者最能踏上國際化的關鍵時刻,」劉世偉說,新時代的機會都源於「共創」,並不是你有我沒有的廝殺戰,監理沙盒法案雖然有助業者申請創新實驗,但若能產官學共同努力,市場更大。

 

文章转载自:新联在线--台湾

相关阅读